VimIy微民网,让世界倾听微民的声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似水流年 全文免费阅读

整理时间:2020-06-13 02:20 热度:°C

  原标题:似水流年 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遭遇不幸

  我家很穷,我和弟弟往往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可是我的父母却活得很是“潇洒”。

  我爸吃喝嫖赌无论不能。

  他只要一出门,不是去赌钱,就是出去鬼混,有时候还会把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进家里来,全然不忌讳家里还有我和弟弟在。

  有时候即使我妈在家,我爸也视若无睹,因为我妈对他这些事也一点儿都不在乎,甚至我爸还会左手搂在那个陌生女人的腰上,右手拉着我妈,最后三个人一起进了屋。

  接下来我爸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和我妈似痛非痛的呻吟声回荡在整个屋子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热衷于玩这个会让自己很痛苦的游戏,每次只要我爸带着女人或者我妈进了房间,我就带着我那智障弟弟离开家到田埂边去,直到他们的游戏结束出了家门我才带着弟弟回去。

  我对于他们那个充满痛苦的恐怖游戏很是反感,又或许是害怕。

  我妈除了和我爸玩游戏也不闲着。

  每天晚上,我妈都会涂上她仅有的宝贝胭脂然后出门,同村的人说我妈是荡.妇,每天都跟不同的男人上床鬼混,我并不知道什么意思。

  今天晚上也是一样。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很是满意,哼着小曲儿,撅着浑圆的屁股一扭一扭地出了家门,仿佛看不见在门口因为喝得烂醉如泥而瘫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我爸,还有在小方桌上满身污秽因为太饿而嚼着野菜根的我和弟弟。

  几个小时后家里突然来了一个男人,我认得他,他是同村的李长贵。

  他四十多岁,看见我的时候还会跟我打一个招呼,偶尔还会从沾满泥土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玉米馍馍给饥肠辘辘的我,呲着牙笑呵呵地对我说:“雁子拿切(去)吃。”

  当时他黄澄澄的牙在阳光下却洁白得如同天使翅膀上的羽毛一样,我将挖野菜而弄得脏兮兮的手在油腻腻的衣角上使劲儿地蹭了蹭,小心翼翼地接过他手中的玉米馍馍,腼腆地说道:“谢谢长贵叔。”

  我那时就觉得,长贵叔是个好人。

  至少比我的父母对我要好上千百倍。

  

  此刻的长贵叔满头大汗,到了我家后看到门口犹如一滩烂泥的我爸时,使劲儿地用手拍了拍我爸的脸。

  “沈二柱,快醒一哈儿,你婆娘安(淹)死了!”长贵叔一脸焦急地喊道,可是我爸酒喝得多,睡得很沉,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当时我和弟弟刚睡下不久,便听到动静了。

  土房子,又破又旧的不隔音,李长贵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TAG:

上一篇:劳务派遣和正式工有区别吗?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