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Iy微民网,让世界倾听微民的声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经典潮剧老唱片【五】《扫窗会》1956版

整理时间:2020-03-09 01:19 热度:°C

  传统潮剧《扫窗会》曲文

  (一九五六年版本)

  高文举:(唱)举目云山漂渺,故乡隔在万里遥。自从张千一去,未见他身回来;空使我望断云山音信杳。忆昔年寒窗贫困,一身好似浮萍草。多蒙岳父恩义高,还把他的爱女来相招。一家人顾惜的功恩实非小。遇逢春闱一至,赠我琴剑书箧。离开京畿,幸天珍视,我就得中高第。恨温相迫招为婿,遭缠在此寸心千里。却把妻的恩惠一旦又一旦都忘记了。提起来心焦!

  王金真:(白)苦呀!(唱)曾把菱花来照,颜容瘦损渐枯槁。正是愁人听见寒蛩语,满腹离愁向谁告!嗳寒蛩呵!越添妾身愁怀抱。嗳官人,而已官人我的夫呵!你许块深深宅院喜乐滚滚,有谁知你老婆时乖运蹇,落在(我那落在)他骗局。嗳温氏啊!你本是个天降罪魔,敢将我齐心劈破了。倚你爹的官高爵高,将妾身百打千敲。上剪头发,下剥绣鞋,日间打水,我夜扫庭阶。唉,冤家哙!安知道妾身执帚西廊,在这西廊把……(白)把地来扫。咦呀!倒是妾身差了,老妈说道,今晚阮夫妻,能得相会,就是这把扫帚,不能相会,也是这把扫帚,如何将它丢下,待我摸来,待我摸来啊!在……在……在!待妾身悄然来扫……我就悄然就来扫。咦呀,前面有窗,窗下有灯,定是那冤家在内攻书,待我近前听来。(唱)我只块听,听不见状元我夫书声高,唉夫哙,岂知你老婆刻苦在外头。我那高,本欲将高文举之名来叫声高,又恐他读书之人,心地有些难料,若认妾身就不用说了,不认妾身我个罪恶难保。我只得进前退后不敢声高,只落得,皮娇肉嫩在此窗外敲。又听见宿鸟啼叫声噪,我只块惊,惊得我小心翼翼魂魄消。王金真,为冤家,你将奴来抛,高文举你这贼冤家,自有自有天鉴表。误了我芳华年少,耽误我佳期若干,空负我百年姻缘无尾梢,有上梢来无下梢,嗳,我的苦!

  高文举:(唱)闷将围屏来靠,听敲窗落叶飘飘,又听见那寒蛩声叫,孤雁声高,寒蛩叫,雁声高,哎雁哙,你何不为我带书来,越添下官愁怀抱。此事来有跷蹊,想如许夜阑夜静孤单无聊,如何有沙尘一阵飞离开?

  王金真:我那高……

  高文举:(唱)又听见隔窗有个来听声高……未识是何人敢离开?

  王金真:哎!哎!哎!我只块苦!

  高文举:(唱)是何人悲悲号号,执帚窗前把地扫?

  王金真:高文举,天着来诛你呀!

  高文举:住口(唱)是何人,敢将我高文举之名来叫声高?不由我越添思念添烦末路。

  你这门外之人,敢此大年夜胆!下官自入温府以来,全家大年夜小,称为我高老爷,你是何人,敢将下官之名乱叫!
TAG: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Power by DedeCms